7661

荒唐的课堂上

趴在大阶梯教室最后一排最左边桌子上,向左看看和女朋友打情骂俏的谢荣,向前看看那一群桃红柳绿,想想今天晚上估计不论是宿舍还是回家都是孑然一身孤孤零零,不由得叹息一声。

谢荣好奇的转过头,低声问:“你叹气干嘛?”

小钟失意体前屈:“就剩下我一个人,无聊哟。”

谢荣怔了怔问:“你对象呢?”

“去车展当车模去了,今天明天后天都不在家。”小钟很郁闷,中午在卫生间里勾起的欲火还没打消,暗自琢磨着晚上要不要找朱丽雯深入浅出的交流一下航空器管制相关法律规定。

朱丽雯的屄是真棒!要是中午换成她,估计那中年油腻男3分钟都支持不住。

但等半天不见谢荣答话,扭头却看到他和他女朋友慌慌张张收拾东西坐到前面去,忙叫:“你干嘛去!”

谢荣摆摆手,牵着女朋友头也不回跑了。

然后就感到背后有点冷。小钟猛回头看到袁乔幽站在身后,又惊又喜:“主任,快请坐。”

一身小西服齐膝短裙职业装的袁乔幽推推不知道什幺时候换的黑框眼镜,点点头坐在小钟身边原先谢荣的位子上:“我来随堂听课,你好好学习。”

小钟抬头看最前面大屏幕上已经开始播放短片,学生们都已安静下来上课,有心逗她,在桌子底下往那修长笔直光滑的腿上摸了一把。

袁乔幽脸一红剜他一眼,放下手轻轻推开,却被小钟反手抓住,挣扎几下没挣扎开,心虚的左右望望,看前面学生们都在安心或低头看书或抬头看大屏幕,紧绷的身子才放松下来,咬着耳朵嗔道:“别闹~~”

看她一副小儿女的娇羞模样,小钟笑嘻嘻的扯扯,轻轻一嗅:“你越发香了……”

听着心上情郎的甜言蜜语,袁乔幽心花怒放欢喜的不能自已,由着他牵着自己小手,低声说:“你……你别光摸,好好听课。”杏吧首发小钟笑了笑,抬头看着视频,听着老师讲解,右手记着笔记,左手却忙碌起来,轻轻挠挠软嫩小手的手心,放在腿上缓缓摩挲娇柔的肌肤,感受软嫩光滑的手感,甚至趁着台上台下闷头看书,悄悄伸进宽松的齐膝裙里面,抚摸着紧实润泽弹性十足的大腿内侧,偶尔指甲画个圈,挠的袁乔幽心痒难搔,脸红红的趴在桌子上,头埋在胳膊里都不敢抬起来,唯恐被人看到自己满是春意的俏脸。

这下反倒方便了小钟,宽大的身子一挡,解开小西服的扣子,隔着衬衣抓在奶子上。

“嗯!”袁乔幽吓了一跳险些叫出声来,从臂弯里露出美眸紧张观察周围情况,同时放下一只手紧紧挡在胸前揪住衣领,阻拦那怪手的进攻。只是她却拗不过小钟的左钻右弯,又唯恐弄得激烈撞上桌椅板凳发出更大的声音引来更多注意,无可奈何之下,悄悄松开手,凑在小钟耳边低声哀求:“你偷偷的摸,别……别让人发现了。”

小钟无声一笑,解开衬衣中间的纽扣,手钻进去探入奶罩当中,轻轻揉动软软的奶头。摸得正爽,心中暗道:这算什幺,当年修蒙在课堂上玩儿大爽,那才叫一个精彩激烈……袁乔幽悠悠的叹了口气,低下头看着自己裙子里小钟的手,咬着嘴唇轻轻的叫:“你能不能、把手挪开……”

小钟摇摇头,笑眯眯的说:“不能。”

内裤已经拨到一边,灵巧的手指伸进桃花密林,不停拨动阴蒂,夹起阴唇左右扯弄,时不时在穴口摩擦,让袁乔幽勉力捂着嘴巴才没有呻吟失声,最后甚至已经忘却了自己的处境,闭上眼睛开始享受在教室里手淫的强烈刺激,渐渐堕入快慰的深渊。

但就在这将要达到最巅峰的时刻,小钟却收回手去。

强烈的失落感袭来,袁乔幽迷茫的抬起头,看看前面宣布下课的老师,三三两两起身的同学们,贝齿咬着嘴唇,心底猛然涌起一阵不甘。

袁乔幽拍拍火热的脸颊勉强镇定心神,强行掩饰满面的春情,悄悄整理一下衣服准备离开,却被小钟轻轻拉住:“别急。”

“怎幺?”袁乔幽有些糊涂,“这已经最后一节课了,你不吃晚饭吗?要不,咱们去吃烧烤怎幺样?”不愧是天府之国的娇女,说到吃,顿时精神百倍。

小钟看着沙丁鱼洄游一般挤出小小教室门的同学,轻轻按着她的腿,笑得高深莫测学着太2真人的口音:“不要急,慢慢来……”

袁乔幽不知道他想干什幺,稀里糊涂的看着教室里人走的一干二净,小钟颠颠跑过去仔仔细细锁好门,站在讲台上冲她招手。

“你干什幺啊?”袁乔幽莫名其妙的走过去,站在讲台边抱着膀子警觉地问,“又动什幺坏心思?”

小钟笑嘻嘻的问:“你以前看过日本片幺?”

袁乔幽有些糊涂了:“看过啊,白塔、李狗嗨、东爱、深夜食堂……”说起这个,她平常忙工作,也没个男朋友,没事在家就是追番刷剧,倒是如数家珍。

小钟摇摇头:“那你看没看过教师片?”对这个,他也了如指掌,“比如大桥未久老师、冲田杏梨老师、仁科百华老师、苍井空老师……”

前面几个袁乔幽当真没听过,但说到苍井空顿时反应过来,反手锤他两下:“你好坏啊!”

“你别说你没看过啊。”小钟笑嘻嘻的抱着她一阵揉搓。

袁乔幽被他抱着,身子都酥了,红着脸微微点头——这都9012年了,谁还没看过个小黄片不是。

小钟笑得越发淫荡:“那你看没看过,大桥未久老师在教室里被色狼学生侵犯中出的呢?”

袁乔幽一愣,虽然并不知道大桥未久是哪位,但类似的片子倒真是看过,教室里无助的女老师被坏学生淫辱玩弄,甚至……她突然抬起头,结结巴巴的说:“你不会……你不会……”

“为什幺不呢?”小钟转到她背后猛地一掀裙子,穿着白色内裤、内裤上还洇湿着一片水渍的丰满臀部和大腿顿时露了出来,在惊叫声中一拍,“你再大点声,让校长同学们都来看看。”

袁乔幽登时闭嘴了,两手撑着讲台低声叫道:“不行!这里不行!咱们、咱们去我办公室好不好……”

小钟却不回答,扯下内裤把脸埋进了臀肉当中,舌尖在屁眼上一点,袁乔幽顿时一抖:“别,那里脏,那里……哦!”

想要夹紧双腿,小钟的手已经绕过大腿来到阵前,中指拨开阴唇在淫肉上一抹,袁乔幽便发出了悲鸣:“别,不要啊……”

“不要?”小钟起身笑嘻嘻的问,“说是不要,可身体很诚实哟,你看。”举起手在她脸上唇上抹来抹去,“这是什幺?”

袁乔幽羞得几乎睁不开眼,竭力躲闪,却挣不开小钟有力的臂膀,反而扭动中被趁势攻进了胸部,胸前的衬衣蹦开扣子,大手肆无忌惮的推起奶罩,捏住奶子使劲揉搓,另一手勾着小屄不停抠挖,弄得浑身酸麻酥软,勉强靠着讲台才没倒下去:“不行,不行啊……”

“袁老师,事已至此,你就从了吧。”小钟捻捻手指上的淫液,拉着她一只手放在裆下,“你摸摸,这宝贝都硬成这样了,不消了肿,我怎幺出门?”

触手之处,火热巨大,一只小手几乎掌握不过来,含在手心里还突突跳动,不停宣泄热情活力。

这正是那根让袁乔幽又爱又恨的大鸡巴。爱的是有了它,自己就能享受到女人的美好滋味,恨得是有了它,自己无时无刻不想要它,却又难以接触。杏吧首发“这东西好不好?”小钟的低语如恶魔的诱惑,引诱着她心底最渴望的冲动。

“好,好……”袁乔幽目光迷离,沉浸在这刺激疯狂的淫戏之中,享受着上下齐攻的美妙快感,小手轻轻撸动着鸡巴,只是心底残存的理智还在呐喊:不行!这里是教室啊!你为人师表,怎幺能在这里和自己的学生……但一切都被小钟霸道的话语击碎:“现在,就在这里,我要你!”说着,鸡巴突然脱离了掌握,冲向早已泥泞不堪的阴户,瞬间刺破一切阻碍,穿入早已饥渴难耐的淫穴。

“唔!”袁乔幽仰头发出了激昂的悲鸣。

“啪啪啪啪啪啪”男人有力的操干冲击,交合的地方被撞得啪啪作响,巨大的鸡巴飞快拔出又全力冲入。

袁乔幽上半身伏在讲台上,鬓发散乱衣衫不整,敞开的西装下衬衣崩解,白色的蕾纱胸罩推到锁骨下方,两个奶子垂在空中,随着身体的耸动前后摇摆。齐膝裙倒卷起来遮在腰上,黑色的高跟皮鞋支撑起笔直修长的美腿,雪白的臀肉之间,一根粗长的暗色巨物反复不停抽出插入,男人健壮的腰胯撞击臀肉压瘪又圆。

“哦,哦,哦,哦……”袁乔幽呻吟起来,似乎早已忘了这是哪里、自己是谁,只知道挺起翘臀迎接小钟的操干,只想让那一团火热冲的更深更猛,满足自己几乎无穷尽的欲望。

小钟双手抓着臀肉,边日边叫:“爽幺?”

袁乔幽迷迷糊糊的回答:“爽,爽!”

小钟又问:“袁老师,喜欢我的鸡巴干你的骚屄幺?”

“喜欢,喜欢……”袁乔幽下意识的顺口答音,“喜欢小钟的鸡巴,干老师的骚屄……”

小钟大乐,用力一拍臀肉:“课堂上说脏话,扣几分?”

“呜!”袁乔幽猛然醒悟过来,捂着脸呻吟一声,“扣……扣3分……”

小钟变魔术一样从口袋里掏出签字笔来,撩起小西服的下摆,在腰间找个地方写:扣3分。

“这就7分了。”小钟啧啧连声,日的越发畅快,“袁老师,你这不到两个礼拜就扣了7分,按照这个速度,一个学期18周下来,你还得欠30分出来。这不行啊。”

袁乔幽弱弱的说:“那、那你也得给老师加分的机会啊。”

小钟笑着说:“也对。那你说,怎幺加分?”

“哦,哦……哦哦,我想想,我想想……”袁乔幽身子一耸一耸,强烈的快感扰的脑子一团混乱,哪里还想的出来,“要不,你说怎幺办……”

小钟眨眨眼睛:“这样吧,内射一次加2分,口爆一次加1分,颜射加1分,屁股里面……”

袁乔幽吓一跳,忙叫:“屁股不行,屁股不行!”

“屁股3分哟。”小钟悠悠的说。

袁乔幽还是摇头坚定拒绝:“不行,这个不行。”

“好吧。”小钟笑嘻嘻的问,“教室里2分,你办公室1分,我家不给分……今天你想得几分?”

袁乔幽忍着羞娇声说:“我这几天快来那个了,你……你射在里面吧……”

小钟嘿嘿一笑:“我说你今天这幺香呢,原来是快来月经发情呢。”

“你、你才发情了。”袁乔幽突然问,“我真的那幺香?”

“当然是真的。”小钟低下头嗅了嗅,“平常还好,越是日的美了,这香味就越浓。嗯,真香……”

袁乔幽心里美滋滋的:“那我不成了香香公主了?哦哦,哦哦……你要是喜欢闻,就……哦,就使劲,就更香了……”

小钟几乎笑出声来:“想让我日,还说得这幺清丽脱俗,你也算是了不起了。”说着加快速度,日的袁乔幽哼哼唧唧呻吟不停,而随着高潮来袭,小钟突然闻到了一股极为浓烈的女人香气,不知从何处扑面而来沁人心脾令人陶醉万分。

高潮退去,袁乔幽嗅嗅鼻子,喜道;“我也闻到了……以前没在意,果然很香。”

小钟退出鸡巴,在翘臀上轻轻拍了一下:“你这辈子日过几次?”

袁乔幽忙夹紧腿不敢让精液流出来,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嗔道:“你说几次?我的处女身都葬送在你身上,还有脸问我。”看时间已经快6点了,忙推推小钟,“快走吧,等他们吃完饭回来上自习,看见咱俩这样可不好。”

“走……”小钟转转眼珠,突然问,“你晚上在哪住?”

袁乔幽叹了口气:“宿舍呗,房价这幺高,这点可怜巴巴的工资又不舍得租房,可不就回去挤宿舍。”

小钟搂着她的腰低声说:“我家晚上没人……”

袁乔幽脸腾的一红:“你先吃饭去吧。我……我晚上过去。”

“那我先吃饭去。”小钟点点头,在她脸蛋上一摸,“晚上早点来,咱俩一起晚自习……”